裘沛然是中国的国医大师,他长期从事中医教育和中医理论、临床研究,在中医基础理论、各家学说、经络、伤寒温病、养生诸领域颇多见解,对内科疑难病的治疗亦颇具心得,为培养中医人才作出了贡献。他医术精湛,医德高尚,为世人所称道。

德艺双馨  积仁洁行

乐白家娱乐loo666 1

陈凯先 谢建群 上海中医药大学

裘沛然

5月3日,国医大师、我国著名中医学家和中医教育家、我校终身教授裘沛然先生驾鹤西去。噩耗传来,全校师生悲痛万分。在沉痛悼念之际我们不禁想起裘老所作的一首诗:“养生奥指莫贪生,生死夷然意自平;千古伟人尽黄土,死生小事不须惊。”诗中蕴含着他对生死的从容与淡定。缅怀裘老,回顾裘老近百年的人生,它如同一座丰碑,记载他从医、执教、治学、为人的卓越成就和高尚风范。

为医:清风傲骨施仁义,良医入世良相心

裘老仙风道骨,躬耕杏林70余年,在他身上,体现了中国优秀知识分子甘于清贫、淡薄名利的人格特质,反映了老一代中医学者至精至诚、至仁至善的大家风范。他的一生,是“德艺双馨、积仁洁行”的一生。

躬耕杏林70余年,裘老以善治疑难杂病著称。年逾九旬时,他还坚持在临床一线为患者解除病痛。他常说:“辨证施治有常法常方,但病机千变万化,应知‘法无常法、常法非法’。”5年前,一个来自宁波的7岁男孩被家人抬进裘沛然诊室。一进门,孩子的家长就跪倒在地,求救孩子一命。原来,男孩在医院诊断为肾病综合征伴慢性肾功能衰竭,已住院治疗两个多月,没有任何效果。在多次接到病危通知之后,家人抱着最后一线生机慕名而来。裘老安慰病患家人道:“我一定好好研究,尽力救治。”说完,当时年近九旬的裘老俯下身,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单膝跪地给孩子诊脉。经仔细检查和观察,他稍作沉思便开出了药方。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孩子尿量增多、水肿大减,病情减轻了许多。3个月后,男孩体检、化验各项指标均恢复到正常范围,随访两年也没有复发。

为医:清风傲骨施仁义,

裘老认为一个高明的中医,最重要的就是要识病和遣药。识病要精审,遣药需精灵。如何做到辨证识病的精确呢?他认为首先要树立正确的思维指导原则。“医者意也”。诊治疾病必须谨慎而尽心,务求专心致志、精心思虑、反复推敲。

良医入世良相心

为学:学如测海深难识,理未穷源事可疑

从医70余年,裘老以善治疑难杂病著称,活人无数。年逾九旬时,他还坚持在临床第一线为患者解除病痛。裘老常说:“辨证施治有常法常方,但病机千变万化,应知‘法无常法、常法非法’”。几年前,一个来自宁波的7岁男孩被家人抬进他的诊室,一进来孩子家长就向他跪下来,求救孩子一命。原来,男孩经某医院诊断为肾病综合征伴慢性肾功能衰竭,住院治疗2个多月没有任何效果,院方已多次发出病危通知,抱着最后一线生机慕名来到裘沛然诊室。当时年近九旬的他俯下身,单膝跪着立即给孩子诊脉,仔细观察,稍稍沉思了一会儿便开出了药方。仅半个月的时间,孩子尿量逐渐增多,水肿亦大减,病情减轻了许多。3个月后,体检化验各项指标均恢复至正常范围,随访2年未曾复发。孩子家长登门致谢:“裘老,您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裘老在中医学术上的建树,长期以来为中医界的同道所称许。他力倡的“伤寒温病一体论”是经长期研究得出的结论,有利于中医外感热病的临床诊治。对于中医历代各家学说的立场与观点,裘老既不轻易否定,也不盲目接受。尤其对某些遭人非议的学术观点,他特别重视将其拿到临床反复验证后提出自己的见解。明代医家张景岳以常用熟地而遭后世诟病,裘老通过多年的思索和实践得知景岳确有独到之处,故常以大剂量熟地配伍入药,治愈了不少久治无效的痰壅气急、纳呆、苔厚腻的疑难重症,一破百余年来胸闷纳呆忌用熟地的禁区。

裘老认为:“为医之道,精益求精”。一个高明的中医最重要的是要掌握识病和遣药。识病要精审,遣药须精灵,提高临床疗效的关键与医学造诣皆在一个“精”字。裘老强调,识病之精还须讲究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原则性就是紧扣疾病的本质,通过“审证求因”即精心观察而辨析机体对致病因素及外界环境的反应情况来把握疾病本质;灵活性即对疾病的演变过程作动态的观察分析,全面考虑各种致病因素,制定出相应的治疗措施。

自1958年以来,裘老任《辞海》副主编兼中医学科主编,主持编写《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卷、《大百科全书》传统医学卷、《中医历代各家学说》、《新编中国针灸学》等30余种著作。2005年,《裘沛然选集》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进步一等奖。裘老主编的《中国医籍大辞典》于2003年获第五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于2006年获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为学:学如测海深难识,

裘老时时关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深感目前中医药界的总体状况是“有喜亦有忧”。在当代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今天,中医的路究竟该怎么走?裘老经过长期研究和思考,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中医特色、时代气息”8字方针。他认为,中医学必须在保持特色的前提下,努力撷取相关的科学新理论、新技术和新成果,才能在挑战之中立于不败之地。

理未穷源事可疑

为人:胸怀苍生笔不辍,为世散墨剑风楼

裘老在中医学术上的建树,长期以来为中医界的同道所认同和称许。他力倡的“伤寒温病一体论”是经过长期研究得出的结论:伤寒温病在某种意义上是同义词,从实际内容分析,伤寒论以八纲为指导,以经络脏腑为基础,从病邪性质、受病部位、正气盛衰、证候表现而作辨证论治。这正是中医治病的共同基础。温病学说在伤寒论基础上丰富发展了外感热病的证治,是伤寒的一个分支,宜将两家融为一体,有利于中医外感热病的临床诊治。

很少有人知道,裘老还是一位爱国爱民的学者和诗人。在长期治病救人的过程中,他深感“心灵疾病对人类的危害远甚于身体疾患”,进而开始思索“做人”与“健康”间的关系。随着思考的深入医学|教育网搜集整理,裘老思维的触角超越了单纯医学的范围,向史学、哲学、化学、数学领域延伸。他开始拿起手中的纸和笔,开出一剂剂“治人心灵”的“良方”。这成为他晚年生活所关注的重心。

自1958年以来,裘老任《辞海》副主编兼中医学科主编,主持编写《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中医卷、《大百科全书》传统医学卷、《中医历代各家学说》、《新编中国针灸学》等30余种著作,所撰论文计30余篇。其中主编《中国医学大成》三编,计950万字。2005年,其著作《裘沛然选集》获“中华中医药学会科学进步一等奖”。其主编的《中国医籍大辞典》于2003年获“第五届国家辞书奖一等奖”,2006年获教育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2008年,95岁高龄的裘老耗时8年写成的《人学散墨》一书出版了。这本书是他在对中国哲学、儒学、史学等研究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对社会人情的思索写

裘老时时关注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他在1979年任上海市政协委员,1983年任常务委员,1988年兼任市政协“医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其间经常在上海及兄弟省市的医药单位及教学单位进行调查研究和考察工作,对振兴中医药事业和教育、卫生保健等问题提出了不少有益的意见。1990年,他以古稀之年率领市政协医卫成员及有关医药官员组团去外省各地考察市、县中医医院的情况,深感目前中医药界的总体状况是“有喜亦有忧”。为此,裘老寝食不安、忧心忡忡,一边利用市级各种会议呼

|<< << < 1乐白家娱乐loo666,;)
2
>
>>
>>|

|<< << < 1;)
2
3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