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特朗普的对华贸易战换到高速挡”,美国政府10日宣布,已决定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进口关税,这意味接近一半的中国输美产品将被加收关税。而特朗普在启程赴北约峰会之时还威胁称,对中国实施关税制裁的产品可能达到5500亿美元。“美方以加速升级的方式公布征税清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对此表示严正抗议”,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11日对美方的行为表示“震惊”,“美方的行为正在伤害中国,伤害全世界,也正在伤害其自身,这种失去理性的行为是不得人心的”。中国前驻旧金山、纽约总领馆经济商务参赞何伟文11日对《环球时报》说,无论这批2000亿美元的清单最终会不会实施,都包含着对中国的讹诈,是赤裸裸的贸易霸凌。中国绝不会因为美国升级对华贸易战就屈服,美国这么做是“打错了算盘”,“我们有充分的准备,而且不只有一点弹药”。“特朗普的关税将把中国的反击推到极限”,美国彭博社11日称,这必将迫使中国对美商品征收更高关税,或采取其他报复措施,如取消订单、鼓励消费者抵制美货等。

】“中国打响反击美国贸易关税第一枪。”对于中国宣布对美国部分产品加征关税的决定,昨天有外媒这样评论。作为对美国钢铝关税的报复,中国自2日起对从美进口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的关税。特朗普政府最近频繁挥动贸易大棒,有美媒称,中国是第一个对其贸易威胁进行报复的国家。中国的反制会把鼓吹“贸易战很容易打赢”的特朗普政府“打醒”吗?至少美国舆论场许多人是清醒的,警告贸易战没有赢家、呼吁与中国谈判的声音连日来不绝于耳。本周美国政府将公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具体清单,比起此前的钢铝关税,它对中国的刺激性要大得多。可以预期的是,中国的“回敬”手段同样也会强很多。美国福克斯新闻网2日称,如果白宫兑现对6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关税的承诺,中国的进一步回击将接踵而至。

  强权与规则之战

精准指向美国“痛点”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10日发布的声明称,有关新关税所涉产品的听证会定于8月20日—23日举行。加征关税商品清单涉及6000多种产品,包括服装、电视机零件、冰箱等消费品以及其他高科技产品,但不包括手机。

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的决定,中国从4月2日起对自美进口的128项产品加征15%或25%的关税。水果及制品等120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15%,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关税税率为25%。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在声明中称:“一年多以来,特朗普政府已耐心敦促中国停止不公平做法、开放市场、并参与真正的市场竞争。中国非但没有解决我们的合理关切,还开始对美国产品实施报复。”他同时又表示,“我对与中国洽谈争端解决方案持开放态度”。

“中国用关税回击美国”,英国广播公司2日称,中国对包括猪肉和葡萄酒在内的美国128项商品加征关税,受影响的商品大约价值30亿美元。北京表示,此举是为了“维护我国利益,平衡因美国232措施给我国利益造成的损失”。中国此前曾表示,不希望爆发贸易战,但如果经济利益受到损害,不会坐视不理。

  特朗普10日在飞往布鲁塞尔的“空军一号”上对记者描绘了一张对中国商品加税的“路线图”:“(加征关税的中国商品)已经有340亿美元了,两周内还将有160亿美元,就像你们知道的,现在我们又准备了另一批2000亿美元清单,在2000亿美元之后,我们还有另一批3000亿美元清单。明白吗?这样我们对中国加税的商品是500亿加2000亿加3000亿。”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这个数字(5500亿美元)已经超过了去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5060亿美元商品总额。

上月8日特朗普签署命令,认定外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决定于3月23日起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经过一系列讨价还价,美国的许多盟友得到豁免,但中国不在此列。不仅如此,特朗普进一步变本加厉,于上月22日签署备忘录,以“中国侵犯知识产权”为由,要对中国价值6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关税。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1日在记者会上说,美方行为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中方将作出必要反制,坚决维护自身正当合法权益。“这是一场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保护主义与自由贸易、强权与规则之战。”

《纽约时报》认为,中国的报复举措意在向特朗普政府施压,迫使他从正在酝酿的贸易战中后退。报道称,中国的反击并不令人意外,但中国似乎比最初的威胁更进一步。上月宣布将对美国128项产品加征关税时,中国商务部表示将分两部分行动:第一部分对水果和葡萄酒等120项商品加征15%的关税;然后经过进一步评估美国关税的影响,再对猪肉及制品等8项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但最新的声明显示,2日生效的关税清单涵盖了所有128种产品。中国商务部发言人表示,在征求有关贸易措施的评论意见时,公共舆论支持相关措施,“大量民众通过电话、电子邮件等方式,对措施及产品清单表示支持”。

  《华尔街日报》11日称,中美两国官员均表示目前没有安排谈判。特朗普最初拟对额外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后来改为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以期缓解关税可能导致的商品价格上涨。

30亿美元相较5800亿美元的中美贸易额不算大,但与美国钢铝关税对中国的影响相当,而且“打击精准”。受相关消息影响,美股2日早盘大幅下跌。美国CNBC称,中国的回应与特朗普的钢铁和铝产品关税有关,但最终会伤害美国农场主和农民——他们许多来自于2016年投票给特朗普的地区。美国2017年向中国出口近200亿美元农产品,美国猪肉业向中国出口11亿美元产品。

  何伟文11日对《环球时报》说,10%也是关税,虽然比25%要低,但都是单边关税,都是违反世贸规则的,而美国的这些弹药同时也都是对自己开火。

韩国《中央日报》称,中方精准对准特朗普的传统支持势力农场主,因此反制意味非常强烈。卡塔尔半岛电视台称,当中国寻找能够打击特朗普政府及其支持者的目标时,他们知道从哪儿下手。芝加哥全球事务协会的菲尔·里维说:“中国一直在选择能够给美国造成最大经济痛处的产品。”

  “今晚的声明似乎鲁莽”

《华盛顿邮报》称,中国是特朗普政府最大的贸易目标,看起来也是第一个对他的贸易威胁进行报复的国家。这增加了双方的压力,必须迅速预测彼此的下一步行动。

  10日至11日,从美国到中国,从亚太到欧洲,对2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的声明引起全球金融市场下挫。

美本周公布600亿“清单”

  “新一轮关税计划将这场斗争推向了另一个层面,任何一方都很难做出优雅的撤退。”康奈尔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普拉萨德说,这似乎将是一场旷日持久且惨烈的贸易战。“华盛顿点燃与中国下一个阶段的贸易战”,瑞士《新苏黎世报》11日称,美国此举等于是在引发全球经济混乱的贸易战中,又加一把火。

根据特朗普签署的备忘录,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需要在4月6日也就是本周五之前,公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具体清单。在舆论看来,这将是又一个“燃点”。路透社2日称,预计此举将进一步加剧全球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美国政府官员表示,涵盖500亿至600亿美元的关税清单预计“主要是高科技产品”,加税将在清单公布两个月后生效。美国科技行业官员透露,他们预计特朗普政府的清单将瞄准那些得益于“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产品。

  据彭博社报道,因为贸易战,特朗普面临共和党内“不同寻常的直白批评”。共和党的美国参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哈奇10日也反对2000亿美元关税计划,他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我对美国政府对抗中国技术转让的针对性举措表示了支持,但今晚的声明似乎有些鲁莽,而且不是一种针对性的做法。”

美国“商业内幕”网站称,特朗普宣布加征关税后,美国的高级官员和中国同行已经有过接触,但没有证据表明双方正进行密集的谈判来取消关税。“政府正在效仿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模式”,一名美国科技行业高管说,“他们将公布对某些产品征收关税的公告,然后在接下来60天内设法达成协议”。

  一名美国政府高官11日对《华尔街日报》称,特朗普对中国采取新一轮关税措施与北约峰会恰好在同一时间只是巧合。但美国一些行业管理人士表示,上述关税肯定会被视为向欧洲发出的一个警告,那就是美国在贸易争端中不会退让。

中国绝非当年的日本,有能力和决心反击美国的挑衅。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日称,专家认为,一旦特朗普政府公布对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的更多细节,预计中国会进一步采取报复行动。《纽约时报》称,中国可能会选择更有价值的美国出口品加税,比如大豆,并伤及苹果公司和其他严重依赖中国消费者的企业。

  “其他国家也不会幸免”,德新社11日指出,特朗普的关税战针对的是美国对全球的逆差,除了中国,还有它的邻国加拿大、墨西哥以及欧洲盟友等。针对这些国家的贸易战很可能也即将升级。日本NHK网站11日称,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产品中,有日本生产的半导体和汽车部件。首次加征的500亿美元关税产品中,日本产品较少,但是今后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激化,对日本经济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

“这不是一个纯粹的贸易纠纷,也不是一个纯粹的知识产权纠纷,美国的举动远远超出正常贸易摩擦的范畴。它的做法指向‘中国制造2025’这一国家战略,目的就是要遏制中国科技的发展。”中国国际贸易学会中美欧经济战略研究中心共同主席李永2日对《环球时报》说,中国目前的回应有理、有力、有节,告诉美国中国反制的决心非常明确,采取贸易战的方式不是最好的选择,希望美国不要一意孤行。“局势如何演变,取决于美国有多少诚意愿坐下来谈判,如果它把贸易战的心态带到谈判桌上来,那么局势就难以控制”。

  北约峰会召开前,特朗普在推特上再次批评欧盟“让我们的农民、工人和企业不能在欧洲做生意”。“特朗普政府正拿起更大的武器射击敌人和盟友”,德国新闻电视台11日称,如果真的对中国和其他国家实施新关税,意味着美国走向“终止贸易”之路。这对全球经济是一个噩耗,也是美国经济的一次“自杀”。

美媒忌惮中国“反击武器”

  彭博社11日称,中国拥有反击特朗普的“非关税武器”。如加强对美国公司的监管,减缓审批程序,取消美国商品订单或鼓励消费者联合抵制美货,等等,对美国造成巨大痛苦。而中国贸易反击的“核武器”当属大幅抛售美国国债。

舆论纷纷对美国的危险举动发出警告。“美国应当避免与中国发生贸易战”,美国《新闻周刊》以此为题称,与中国的贸易战对美国经济造成的损害要比从关税和其他保护主义征税中得到的大得多。除了惩罚美国消费者,这些行为还违反美国对世贸组织的承诺。负面连锁反应包括减少美国出口、增加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成本以及降低制造业竞争力等。

  新清单直接威胁消费者

“常识告诉我们,特朗普在推特上写的‘贸易战好,容易取胜’并不正确。与此相反,它应该是:‘贸易战最糟,无人能赢’。”香港《南华早报》称,反华关税将给美国经济带来同样多的痛苦。美国《时代》周刊2日则提到中国的另一件“武器”——中国是一个庞大市场,对许多美国公司来说,是未来增长的关键市场,13亿中国消费者的愤怒被点燃,将令美企损失巨大。

  据路透社报道,新清单所针对的消费产品比上周的关税举措涉及的消费产品要多得多,使消费者和零售企业受到的直接威胁更大。清单中包括数百种食品以及烟草、化学制品等,还包括汽车轮胎、家具、木制品、手袋和箱包、猫狗粮、棒球手套、地毯、门、自行车、滑雪板、高尔夫球袋、卫生纸和美容产品等消费品。

乐白家,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对《环球时报》说,中美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的。美方指责中方存在强制技术转让等不公正情况,但是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强迫美国企业这么做,也根本没有出台过类似的文件。美国企业是因为有利可图,想抢占更多的中国市场份额,才同中方企业进行技术合作的,是纯粹的企业行为。“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技术上或许存在合作,但这是对挤压东道国产业的必要补偿。”

  美国零售业领导协会的国际贸易政策主管表示:“总统已经违背了他‘给中国带来最大痛苦,给消费者带来最小痛苦’的承诺”,“受到惩罚的是美国家庭。消费者、企业和依赖贸易的美国就业岗位,则被丢到了不断升级的全球贸易战前线”。

曹和平表示,现在中国国内要求在贸易上反制美国的声音很强,不少产业都提出了“自力更生”的口号。公平地说,其实中方与美方的合作,中方也有安全风险的,如集成电路、飞机制造等领域。在服务贸易方面,美方是赚走中方很多钱的,美国对中国存在巨量的服务贸易顺差,大概每年有500多亿美元。如果美方今后限制了中方的旅游、留学等,这对美方才是真正的打击,现在国内呼吁对美方的服务贸易采取反制措施的声音也很高。

  曾支持特朗普减税和放松企业监管措施的美国商会,也对特朗普的激进关税政策提出批评:“对另外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将提高美国家庭、农民、农场主、工人和就业创造者的日常商品成本。这还将招致报复性关税,进一步伤及美国工人。”

【环球时报驻美国、新加坡特约记者 李勇 辛斌 环球时报记者 倪浩 谢戎彬 魏辉
王伟 柳玉鹏】

  海斯多费尔是美国大豆协会主席,他表示,他和行业内的其他人多年来试图在中国开发市场,如今特朗普大笔一挥,这些市场都将关闭。海斯多费尔说:“我的儿子和我一起务农,他的余生可能要在拼命重新赢得那些市场中度过——这个想法把我吓坏了。”

乐白家 1

  专家:“2000亿”存在不确定性

乐白家 2

  在美国持续挥舞关税大棒的时候,中国则坚定地扩大开放,并建立多边经贸合作。“看一下,特朗普!”德国《南德意志报》11日以此为题说,德国和中国在柏林举行的两国自动驾驶汽车展示活动中展示团结。“东方巨人现在成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正当其时”,德国《西德意志报》11日的社论称,在图林根州兴建电池工厂,恢复进口德国鸡翅……北京向柏林释放的这一系列外交善意都令人惊叹。对于默克尔来说,在经历了来自美国的叫骂、来自执政盟友的胁迫之后,这仿佛就是一缕政治曙光。这也符合中国利益,自北京遭遇美国的惩罚性关税以来,他们就在寻找新的伙伴。德中两国向华盛顿发出的讯号就是,“闭关锁国不是万能药”。

  同样在10日,特斯拉的超级工厂宣告正式落户上海,也引起全球媒体的高度关注。《纽约时报》11日说,越来越注重空气质量的中国政府,将支持电动汽车作为可能的解决方案。特斯拉在中国的工厂可以帮助北京在生产电动汽车和掌握先进技术方面占据全球优先地位;而对于特斯拉来说,在中国制造汽车会使其免受贸易战影响,使公司接近中国庞大的汽车供应链,并在潜在的巨大市场中拥有更坚实的立足点。

  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11日对媒体说,美国对华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清单征求公众意见的过程将持续两个月左右,将广泛征询美国企业界意见,8月30日左右完成流程后,美方才可能采取行动,“最后是否征税、对哪些产品征收,在未来两个月的时间内还有各种不确定性”。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青木 黄文炜 任重
环球时报记者 苏静】

  阅读更多内容请参见今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或下载登录新版“环球TIME”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