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都市报讯
一个月前,有人在网上讲述被广州市珠江实业集团监事会主席史×平包养12年,并贴出艳照,“有史×平和我发生性关系的视频为证,他赖不掉的”。对此,史×平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应称,自己老婆两年前已去世,自己并不认识这位女网友。

“绝望的小三”曝闺密被包养

7月开始,陆续有帖子出现在网上,帖子的内容大体一致,均举报广州市珠江实业集团监事会主席史×平包养二奶。在凯迪社区,有名为《史×平包养二奶、侵吞公款、受贿的举报函》的帖子。

这个帖子用第一人称描述称:“从2000年开始,史×平就包养我为二奶,至今已经12年。我之所以和史×平在一起,是因为史×平一直欺骗我,说他老婆有癌症,等他老婆死了就跟我结婚。而我最近才知道,史×平的老婆根本没有癌症。史×平曾经对我说他老婆很丑,他是为了进政府才跟他老婆结婚的。”

帖子说,“史×平包养我为二奶,有史×平和我发生性关系的视频为证,他赖不掉的。必要的时候,我将在网上公布这些视频”。

记者随即通过网站短消息,联系上发帖人“绝望的小三”。她承认帖子是她发的,不过,她不是当事人,而是当事人的闺密。两人来自重庆一个小山村,从小关系很好。“绝望的小三”告诉记者,女当事人叫吴×清。她在重庆农村长大,后来到广州工作。2000年左右,在广州番禺莲花山附近工作时,认识了史×平。已经结婚的闺密,离婚后与史×平同居,把工作也辞了,全职侍奉史×平,至今已经十余年。

接到另一女子电话心理崩溃

“绝望的小三”告诉记者,开始,闺密住在广州白云区新市,2011年搬到天河区,一直住在出租屋里。一般,每周史×平到出租屋来一次,一般是上午来,也有中午来,从不晚上来,因为要回家陪老婆。“绝望的小三”告诉记者,史×平每月会给闺密两三千元做生活费,每年年底,会让闺密找发票,可以给她报1万元左右的费用。

按照史×平的承诺,吴×清一直在等着他老婆死去,好自己转正。“绝望的小三”说,两人闹翻,是因为一年前,闺密接到一个年轻女子用史×平手机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才是史×平的老婆。吴×清马上就意识到,史×平估计还与其他女人有染,她一下子找不到坚持的理由,遂决定曝光。“绝望的小三”给记者发来十余段视频和大量照片。十余段视频呈现的环境,都是在一张床上,床不宽,上面铺有凉席。视频显示,床所在的房间不大,设施较简单。

有视频显示,一男子与一女子在发生性关系。有音频录音,女的说要做手术。发来的多张照片是短信截屏。“绝望的小三”说,那是闺密与史×平的短信记录。这些短信记录显示,两人关系亲密,女的多次称史×平为“老公”,“想你了”,“我现在全身都疼,你看被你折磨的”。而手机号码显示为史×平的短信,也回复说“想你了”,“我有那么厉害吗?”“绝望的小三”告诉记者,视频里的女子,就是自己的闺密,而视频里的男子就是史×平。

老婆死了两年,二奶居然不知

之前,面对“绝望的小三”的帖子,8月10日,史×平以“不锈的剑”之名,在凯迪网上回应,称“绝望的小三”是一个堂堂五尺的大汉,却要扮演一个柔弱的“小三”。“真不可思议,一个人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实现自己追求的利益,居然可以不要社会道德、不顾廉耻、不顾法律的约束,编造所谓的事实真相,骗取网络大众的同情,愚弄网友,甚至还可以不惜改变自己的性别冒充‘小三’,真是让我实实在在地领略一把,什么叫做不择手段。”

记者每次采访,史×平总要选择人少、能避开同事的地方。

史×平说,两年前,自己的老婆就去世了。

得知史×平两年前已经失去老婆,“绝望的小三”立即转向,不想让媒体报道。而史×平给记者发短信,威胁记者不要报道,否则,他会说,与他同居的女子是他女朋友。

男方说纪委查过,没什么大事

乐百家官方网站,广州珠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1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显示,史×平1953年11月出生,是该公司监事会主席。之前,他是广州市建委一个处室的处长。

记者联系上史×平。他开始声称,他不认识吴×清。这是有人故意诬陷他,诬陷他的人是个老男人,来自他们家族,他们家族很大。他说,这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请不要报道。

对于网上流传的视频截屏,他开始说,视频里的男子不是他。当记者问他:“你是不是否认视频里的男子是你?”这时,史×平又说,视频里有些画面是自己。不过,他又说,现在PS技术如此高超,有些画面是做了手脚的。他说,拍这些视频是非法的,因为那是他个人的事情。

史×平说,这些视频、照片,有人已经寄到纪委了,纪委部门也下来调查过。8月中旬,史×平告诉记者,他已经被调查了,不过没什么大事,“我现在不是还在跟你通话吗?”他说,“虽然我做不到像焦裕禄和孔繁森这样的好官,但我也绝不是贪官。”
据《羊城晚报》